分类
五个月之声 杂文

年轻的母亲,真的很年轻吧

“喂,我没听错吧,这个老头子的妈妈居然还活着吗。”陈他一脸吃惊。

  老人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没有在这个社会上摸爬滚打七十多年,算起来这才是我成年的第一年呢。”

  “这就是那什么…大器晚成?

  “那你妈不是得几百岁吗?”陈他皱起眉,他的脑海里一定翻起一个老奶奶的脸。

  “不然你跟我到村子里看看?”老人发出看似友善的邀请。

  各位,正常人是绝对不可能接受这种像拐卖儿童一样的邀请,可是陈他可不是什么正常人,他常自诩“不被世人眼光束缚”我也是因此对这个不正常的人有一丝敬意。

  “行啊,我正处于暑假长草期呢!”陈他一口答应。

  “不不不你的暑假作业还没动一个字呢”我虽然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但毕竟是班长,虽然是被镜瑚通过一些手段拉上去的。

  “放心吧我们还有大把时间来写作业!”

完全不可信,对吧?

“虽然老头子说了这是个村子,但是这也太古老了吧?”我说“那个不会是青铜鼎吧?”

  “是最近复古比较流行吗,看来是时候去重玩《魂斗罗》了”。

  老人只是不做声的在前面带队,很可疑啊…“对,可疑极了!”一个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

 “哇,镜瑚你怎么跟过来了?”我惊呼道,“是在学贞子吗,头发留这么长,贞子可是双性人哟,真是个阴森的女子”我这样想到。

 “这是文艺范啊!”她这样为自己正名。

  陈他转过头来,“她不是你叫来的吗,我还以为是你在跟她玩放置play呢,是眼镜阻碍了你脑子发育吗?”

  “是长了嘴影响了你脑子的发育吗?各位宝妈们要注意哟,不要让你们的孩子变成这种社会的蛀虫哟。”

  “太卑鄙了,这样妈妈们会为了孩子们好把他们舌头割掉的啊!你倒是为祖国的未来着想啊!”陈他扬起拳头,对我做无用的示威。

  “真是小孩子”老头子突然诈尸“要不是你们买我的乌龟我就把你们丢到粪坑里去,让你们体验自然的滋味。”

  “自然要是这种滋味,那些商家号称‘纯天然’的化妆品怎么卖出去啊,给在网上招摇商人们留条活路吧!”陈他倒是开始奋起反抗,哎,谁让他们说那些化妆品是食…

  “谁让他们说那些化妆品是食品级的呢”镜瑚说。剽窃别人的吐槽是要上法庭的哟,镜瑚君。

  说来我居然已经习惯了镜瑚的读心术,从这个诡异的女生和我说第一句话时我其实就已经察觉到了,是因为她真的有特异功能吗?

  “到了,各位。”老头子停了下来。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一座…宫殿?!

  “先跟你确认一下,这应该不是你写轮眼造出来的幻术吧?我可是会精神反噬的哦!”

“陈他又在扯些莫名奇妙的事了,分明被我读心了五个月了都没发现。”镜瑚一本正经的说。彻底暴露了啊你,分明还想给读者留悬念的啊!

“真是的,虽然我穿的不怎么样,但是我家中还是有些微薄的家产的”老人说。

“罚你去吧字典上‘微薄’这个词的意思抄十遍,你家这么有钱活该你当一辈子啃老族啊!”陈他回想起他那空虚的钱包。

“去跟我妈聊聊天就知道了”老人好像对他的妈妈有一种信心?不如说是敬畏吧?

老人上了台阶,推开门,我们就拥进去。屋子里的陈设都很普通,是标准的中式装潢,家具也都古香古色,好像在暗示这些东西其实都价值不菲。
  “老头子,你家的东西都是从唐代古墓里挖出来的吗?”陈他说

“谁在咱家里胡说八道,这些物什可至少是东汉的哟”一个神秘的女声从楼上传下来“是你的朋友吗,阿廉?”

一个女子从楼梯上走下来,说句容易被抓的话,这个女人看起来年龄绝对不超过十岁,所以…

“称它为小女孩更合适吧!”镜瑚又一次读了我的意识。

“她就是我妈妈”老人一脸凝重。

“你的爸爸蹲了几年啊?”陈他一脸惊讶“不如说你爸爸会什么魔法吗?”

“看来是朋友啊,阿廉,才出去几天就交到朋友啦!虽然看起来是普通人”这个女孩说。

“我可是得过‘校园最怪top10’第二名的啊!我可不普通!要普通也是他们两个”陈他居然为了这种事不服气。其实我是那个排名的第十名来着。

“我是第五名哟!”镜瑚说。我其实觉得他们两个应该并列第二的,哎,我也是因为跟他们靠的太近了才能排上这个top10吧?
  “哪里,阿锈你也挺奇怪的呢!别自卑!”

啊,收到top5的安慰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