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锈,你对乌龟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吗?”

“别把我说得像变态一样的,况且这种癖好得经过不少修炼才能养成,那像是你说的那么轻松,怎么了吗?”

陈他把目光移入房间,“不是啊,我想去资助一下那个老头子,正在找个正常点的理由。”

“你以为‘我的舍友对乌龟有一种特殊情感’这种扯淡的理由会被这个世界接受吗?”我说。

“可是我也不想社会性死亡啊,去买一个提着乌龟老头子手里的乌龟这种事,正常人都是做不出来的吧。”

“别太把自己当正常人,你可是为社死而生的啊,陈他。”

我看向窗外,那里果真有一个提着两只死气沉沉的乌龟的老人,一身衣服显然是上个世纪最前卫的设计,在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中附上不少了尘世的动物排泄物。

“我愿称其为时代的伤痕”陈他说。

“不不不,简直是时代的东非大裂谷。”

“汝等小屁孩,竟敢讨论本尊的衣服!”提着乌龟的老人对着我们冲了过来。

“你不要过来啊,阿锈,我要被时代的马里亚纳海沟吸进去了啊!”

“可恶我也感受到时代黑洞的压迫力了!”

“你们有完没完,本尊的心可是很脆弱的啊!”他一手提龟,一手扒着窗户,跳了进来。

“啵”

陈他从厕所里拔出了马桶搋子“老头子,在地球上活了这么久都不知道什么叫‘功夫再高也怕马桶搋子’吗?”

只见这老人把一只乌龟丢向陈他,陈他赶忙以神器防守,这一守,放空他的整个下半身,

老人冲过来就是一拳.........

我盘着腿坐在床上,老人坐在塑料凳子上,翘着二郎腿,手里摆弄着那两只乌龟。

“居然没被砸碎吗,真是坚强,需要广大网友来鼓励吗?”我看着那两只乌龟说。老人抬起头来,“乌龟的心可比你们这些只会在网上装自闭症的社会毒瘤强多了,话说你们知道随便讨论别人衣着是不礼貌的吗?你们的妈妈可不是为了让你们伤老人的心才把你们生出来的。”

“我妈最讨厌的就是一身臭味的无业游民哟”陈他捂着肚子说,“特别是提着乌龟的老头子。”

“平时你氪金的时候也没有这么为你妈着想吧。”

“我们一开始的心可是好的哟,我们原来是想买你的乌龟来着,看来现在是免谈了”陈他摆摆手。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要挟的了一个提着乌龟来卖的人,估计他也没想要买出去吧”我这样想到。

“啊是真的吗,求求你买吧,你不买的话我会卖萌的哟,啾咪”老人不由分说的开是恶心人了,这种东西真的是人看的吗?我已经吐了。陈他比我更忍不住“老头子冷静一点你妈妈难道没有给你生节操吗,我要狠狠的骂她啊,给世界带来这种残次品,好好好我买,我认输了,真有你的老头子。”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我可是非常需要钱的啊!”

“那个...我能问下为什么吗?”我谨慎地问道。

“其实啊...那个什么啊...我...我没有收入的话...我妈会骂我的。”

 

未完待续(“其实是已经凑够一千字了吧!”陈他对着作者就是一顿臭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