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拖了两天才发,一方面在玩《原神》,一方面开往这里有一点事(变故),然后放假第一天做了一下午的志愿者。我们今天的文章就从这三个方面展开。

在放假之前,同学之间就开始谈论《原神》了,好像很火的样子。当时没玩(主要是怕玩得垃圾被同学嘲笑)。《原神》下载了好久,更新了好久,加载了好久。然后现在被玩到 8 级了。(飞行考试好难,直接无证驾驶

中考完了,另外一位开往的维护者也放假了。他想借助开往的知名度和流量做一些事情,然后打算与【与时同行】合并。

当与时同行和我进行交流时,我似乎听到骇人听闻的一句话

当我们跟与时同行开会时,我们咳咳咳。

与时同行成员已道歉

我并不是想要用这些东西说什么,只是“泄愤”而已。更为震惊的是,当我看到与时同行的项目地址时,我想起了一些东西。

这两幅图都没打码,如果无关人员想要保护隐私,可以留言申请删除。

所以,开往现在正在和所谓的与时同行合作,与时同行的前身是我曾在嘲笑的“四年之约”。

我也是开往的 Owner,但狼都放手了,我怎能抓着不放。

开往,可退!老子等新平台上线就退出开往维护团队。(对事不对人,不要擦枪走火)

车开着都快翻了,聊点正能量的。

放假的第一天我在志愿汇上看到“常态化疫情防控”活动,就报名了。穿上隔离衣,戴上橡胶手套和防护面罩,我和其他三位大学生一起顶着下午三点的“暖阳”负责核酸采样点的信息录入。不过一会,橡胶手套里就积满了水,手泡在汗水里会起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