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v6的地址数量号称可以为全世界的每一粒沙子编上一个地址,作为ipv4的下一代协议,ipv6将如何影响我们的上网生活?

前日,网站在使用Cloudflare后支持了ipv6的访问。目前,WordPress上的「评论管理」中,ip地址已开始显示ipv6地址。Cloudflare在网站试运行一天后,不再将ipv4地址加入标头,也就意味着本站全部使用ipv6。

IP就像上网生活的身份证,因为IPv4的地址数量,我们不能给每个设备分配一个IP地址,中国分到的IP地址又少。多人共用一个ip地址早已是常态。有些人找运营商说"要装监控"索要一个公网ip地址,没过几天ip又换成内网的了。在这种背景下,百度通过对ip、设备、浏览器、系统等参数生成"个人识别符",这是ipv4时代百度识别个体的"身份证"。

我国较早开始ipv6建设,截至到2020年10月,我国IPv6活跃用户数4.37亿,活跃用户占比达到48.30%,IPv6活跃连接数达到13.46亿个。目前生产的大部分机型已支持ipv6。通过ipv6地址,广告商就可以识别到个体,提供更加精准的服务。(这也给用户隐私带来挑战)

中国部署了1台主根服务器和3台辅根服务器。(有关服务器的数据来自西部数码知识库文章)

在IPv4中,全球唯一的主根服务器部署在美国,其余12台辅根服务器有9台在美国,2台在欧洲,1台在日本。根服务器负责互联网最顶级的域名解析,被称为互联网的“中枢神经”。在我们自己拥有"中枢神经"的ipv6中(不单单是自己拥有,ipv6根服务器的分布体现了多边主义,这将防止在互联网搞霸权,互联网将更开放),我们的网上生活会更加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