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下的文章

从今天起,本站的内容都将通过期刊的方式呈现。因为我突然意识到我不能再通过记录生活来水内容了。当然,内容还是要以记录生活为主。
我之前给我自己定的目标是10到11月要完成的。然后现在已经12月了,还有很多很多计划没完成。
首先,我们需要谈的,是目前的知识都是现有正确、相对正确。1999年以前,人类广泛使用的催化剂仅有金属和酶两种。到了2000年,利斯特与麦克米伦各自发展出建立在有机小分子基础上的第三种催化剂类型,即“不对称有机催化”。这种催化剂不仅催化速度快,且性价比高、更为环保。诺贝尔化学委员会主席Johan Åqvist说:“催化的概念既简单又巧妙,事实上,许多人都在想为什么我们没有更早地想到它。”目前知识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基础上的,那么,那些基础是否真的正确呢?就比如说几何的推理是建立在公理和定理的基础上,那如果哪一天公理被驳倒了呢?那么建立在这上面的知识就不正确了。我们应该不上目前知识的羁绊,尊重实验数据,这样我们才能离真理更近。
之前在和同学聊加密的时候,他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要研发就研发中文加密,英文加密已经被研发透了。”那么,有没有中文加密呢?其实早在戚继光的时候就有了。“柳边求气低,波他争日时。莺蒙语出喜,打掌与君知。”在我不告诉你它是什么的情况下,你会知道它是密码本吗?这就是戚继光发明的反切码。他在作战的时候用反切码来传输军事情报。据说反切码的破解比现代密码的破解还要难一点。
但是反切码需要背一些东西。作为同学之间传纸条的加密,应该用什么方法好呢?这就是我们的第二个主题:《加密与从一个字条、一句话开始》。
你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你给某个同学要说的话。你要加密这张字条,最初的方法就是把它揉烂,搂着让其他同学认为它是垃圾。同学之间互相传垃圾又有什么用呢?因此这样还是会被人怀疑。只要其他同学尝试打开这个小纸条,你和这个同学的聊天就相当于“裸奔”,被其他人看得一清二楚。
然后你和那个同学一齐对互相说:“看来我们两个需要有密钥了。”密钥呢?就是解开密码的一个钥匙。你们两个为了偷懒,选择使用一根铅笔来做密钥。由你为你们两个来购买两根同样的铅笔。然后需要传纸条的时候,把纸条绑在铅笔上面,然后写字,将纸条揉烂,然后再传给你那个同学。这样如果别的同学没有同样的铅笔,他们就大概率无法读出你们在聊什么。
遗憾的是,小卖部卖的铅笔种类太少了,同学们只能买到那几种铅笔,于是就有些同学买了与你们两个同样的铅笔。那些同学就可以读出你们两个的聊天信息。于是你们两个就需要使用更高级的密钥,比如说一本字典。汉语加密的话,可以使用汉语字典。这样你们两个在传播的时候,就可以写字典的第几页第几行第几个字,但这样实在太麻烦了。而且汉语字典也就那么几种。
怕麻烦你们又选择使用密码表,但密码表所承在的字必须很多很多,足够你们日常的使用。而且你们两个必须保证表必须时刻在你们身边,不然密码表一旦被人偷走,你们又回到“裸奔”时代。
目前还有一些,比如说九键之类的加密方式。但是她们试过之后,还是觉得当面找个比较隐蔽的地方说比较好。(要是其他同学有量子计算机的话,什么顶级的加密方式都不管用。)
本期就分享两个内容,第一个我们要打破知识的重围,第二个分享了一些超低级的加密方式。等会回分享两首小诗。

我现在已经似乎没有力气来说这又是无聊的一周了。我想我应该不能再用一首诗来应付这一周的文章。于是我尝试看一下我计划,回忆一下往事,然后说几句话来解决一下我的这些目标。
在家的时间太短了,以至于我完全无法着手于我的这些目标。这些目标都是偶然发现的,刚开始想法都是不完整的。(甚至还在上厕所的时候想出几个想法)这些想法灵光一现,就被记在我的笔记本上面。
自从使用tor浏览器浏览的网站之后,我就不得不来了解深网和暗网这两个东西。但是它们令人心生敬畏,我完全不敢碰。使用浏览器访问网站就成了一个非常可笑的事实:我在我自己的家中偏要用特别的线路来访问我自己的网站。可笑吗?还挺可笑的。
已经建这个网站快一年了,也对这个域名产生一些感情。刚开始建网站的时候,父母是不知道的。建网站这个事实,是不久前我跟我母亲说的。她可能思考了好几个晚上。在上周我们出去为她庆祝生日时,跟我交流一下她的想法。她是支持的,并且她还问我服务器主机要多少钱,她可以尝试帮我出。然后我跟她说已经续了好多年了。不需要了。(听到她说那一番话,我已经很感动了。就像之前我在一个博客里面评论的一样:“后面父亲的捐赠才是最感动人心的。”)这一方面是父母的支持。另外,如果你未成年建站的话,你还可能会遭到一些歧视。比如说一些互联网公司打来回访电话,都会先称呼“肖先生”,然后他们在得知我因为未成年人而无法备案的时候他们却只能惋惜的说一声“好吧,打扰了”。对于一些陌生电话,我很怕他们打进来,我也很怕打给客服电话。因为我在打电话的时候特别自卑,怕客服在心里面想“我是在跟一个小孩子讲话吗?”
说到网站无法备案,这也许又是一个未成年人站长的困惑。无法备案就没有备案,服务器主机就只能在境外。速度很慢还是一方面因素,有些搜索引擎根本就不收录不备案个人网站。
好了,我说到这一段的时候,发现我是在跟站长说的。站长互诉苦衷,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篇文章我是说着写的。之前HSTS那篇文章也是说着写的。说着写有两点好处:写出来的字会比较多、可以让笔跟上思维。

也许是我不擅长发现有趣的地方吧,这又是无聊的一周。
这一周在校运会中度过(写了一首诗,送过去不到半小时就被广播站给念了)。感觉我是一个游走在学校和家的过客,我于家只是客人。

来一个新项目

林林博客存档馆,设计是负责为博客的备份文件存档,提交网页给archive档案馆,保存一些网页到本地。即便之后一些博客不再维护,档案馆也可以还原博客之前的样子。

如何加入项目?在本文章留言网址即可。作者会不定时保存网页。之后会开放存档网页的在线访问。

网站现在用中国移动的移动数据间歇性可以打开,之后会再继续向中国移动反馈问题。在此感谢Ken的关注。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写站博。爱写站博,为赋文章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